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book-chase.com)

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 重慶企業招聘
重慶118網

她一年掙1000萬元,但被店主的妻子解雇了:“誰讓你是一個離婚的女人?”

時間:2020-04-25 19:03 來源: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 www.book-chase.com 編輯:小多

作者:劉娜

一年掙1000萬,卻被老板娘開除:“誰讓你是離婚女人。”

一個離婚女人的職場故事。

●●●

南方的四月,已褪去寒意,一片溫煦。

陽光之下,肺炎陰雲在逐漸消弭。綠樹繁花和車水馬龍一道醒來,隨處可見戴著口罩、換上春裝的人們。

剛到新公司上班不滿一個月的我,跟隨熙熙攘攘的車流人群,成為疫情下的謀生者。

新冠肺炎爆發之前,我離開上一家公司,表麵說是離職,實際上是被勸退。

或者說開除,也未嚐不可。

開除我的人,不是別人,就是老板娘。

開除我的理由,不為別的,僅僅因為,她懷疑我和老板之間有不正常關係。

這個讓我至今想來,都覺得荒唐的事情,要從我是個離婚女人開始談起。

1.

2018年夏,我成了一個離婚的女人。

前夫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一起走過了差不多20年的時光,從白手起家到在一線城市立足,期間曆經多少疼痛和歡愉,無法一一詳說。

結婚時,我們倆都在體製內工作。女兒出生後,我先辭職,進入私企,幾經跳槽,成為一家民營企業的董事。

後來,他也辭職,自己開公司,收成有好有壞。

日子不再像以前那麽拮據,我們的溝通卻越來越少。我是一個獨立要強的人,不怎麽擅於表達,更談不上溫柔似水。

辭職這些年,我在商場摸爬滾打,嚐盡冷暖,看透人心,愈發理性和果決。

但內心裏,我始終愛著家裏的男人:我的前半生,隻愛過他一個人,也隻有過他一個人。

我知道,這談不上是什麽美德,不過是越在外走路帶風的女人,越想念家裏的白粥和熱麵。

2.

他是什麽時候變心的?

我們離婚後,我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

是從女兒讀初中開始?是他公司的發展進入瓶頸開始?還是從我做了銷售後,經常出差出國,而他每天忙得焦頭爛額,我卻無法給他一個溫柔的肩膀開始?

我不得而知。

我知道的時候,他和那個女人已經在一起半年多了。對方比他還大3歲,不富有,也談不上有姿色,是個有點浪漫情懷的文藝中年。

很多妻子知道丈夫出軌後,會歇斯底裏,會大哭大鬧,會爭個魚死網破,會跑去毆打第三者,我不會。

其實,我心裏也在滴血,但是更願意去接受現實,去想辦法解決。我試圖給他時間,讓他選擇,等他去搞定麻煩回歸家庭。

他卻把這一切,都歸結於我的不在乎。

他搬出去和第三者同居,看到我心平氣和的樣子,竟然回過頭來說一句“我們一開始都是錯誤,我很後悔和你生活20年”。

那一刻,我徹底心涼,依然隱忍。

我是一個把感情藏在深處的人。我以為20年的歲月交織,足以讓我們挺過一切。到頭來,卻發現我們並不了解彼此。

我錯了嗎?

或許,我最大的錯,就是不願甘當一個站在男人背後的女人。

一年掙1000萬,卻被老板娘開除:“誰讓你是離婚女人。”

3.

我們分居一段時間內,我依然和公婆住在一起。

因為,那時候,女兒正讀初三,學業很重,需要有人接送,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我自結婚起,就和公公婆婆相處得很好,前夫和別人同居後,兩位老人試圖以和我住在一起的方式,挽留住這個家。

但隻有我清楚,這個家,留不住了。

2018年夏,女兒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最好高中的最好班級。我就在她高中學校的對麵,租了一套房子,和她爸辦理了離婚手續。

辦完手續後,我對孩子說了真相:

“爸爸不愛媽媽了,也不能每天和我們住在一起,但他依然是你爸爸,你隨時都可以見他,我和他都愛你。

既然媽媽和爸爸分開了,我們也就不能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了,但你每周末有空,可以回去看他們。”

“雖然,我還想一家人在一起,但你們分開了就分開了吧。”女兒說。

她很懂事,甚至為了不耽誤我的工作,主動提出高中住校。

這讓我很欣慰。

我從小地方走來,家中兄弟姊妹眾多,一路苦讀考上大學,為了愛情來到一線城市打拚,至今仍在為原生家庭和再生家庭的種種難題焦頭爛額。

如今,我已40歲,拚盡全力,依然沒有靠近那個叫幸福的東西。

但是我唯一的女兒,優秀又懂事,是我生活中的一束光。

為了她,我也要自立自強,好好工作,拚命掙錢。

誰想到,就在我咬緊牙關堅持的時候,我的工作也出現了問題。

4.

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民營企業,有著20多年的曆史,公司90%的業務是出口。

我跳槽到這家公司不過三四年,國內銷售和國外銷售都很熟,任營銷部經理。

與很多民營企業一樣,由於脫胎於家族企業,公司管理上存在各種不規範,主要部門的主要職務,基本都是被老板和老板娘的各自血親把持。

老板娘的弟弟在公司很強勢,經常和老板對著幹。老板娘很少來公司,但對公司的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

好在老板是個很有魄力和想法的人,所以公司在內訌和爭鬥不斷中,終歸在不斷向好。

由於我業務能力突出,進公司第二年,所帶領的部門,成為全公司最優秀的部門,我個人也得以進入公司董事。

但,在我離婚後,優秀倒成了罪狀。

一年掙1000萬,卻被老板娘開除:“誰讓你是離婚女人。”

5.

我和老板的私下來往,並不多。我們之間的往來,多是因為工作。

民營企業的銷售人員,素質參差不齊。外勤和售後,基本學曆都比較低,甚至有一些是初中生和高中生。內勤人員學曆相對高一些,但不太了解市場與行情。

我在銷售領域幹了10多年,所以就怎麽提高員工素質,通過技術培訓,彌補員工的學曆差,想過不少辦法,這一點老板很受賞識。

我外語能力好,又善於溝通,入職後和不少大客戶的關係很好,而這些客戶都是老板的熟人,他們曾當著老板的麵兒表揚我,老板也在會上提及。

我入職第一年,我們年度銷售總額就比上一年增加了1000多萬。

後來的兩三年,我每年帶領銷售團隊,給公司拿下近億元的銷售額,就算製造業的盈利率不高,按照10%計算,每年也差不多有1000萬盈利。

我這麽說,沒有表功的意思,隻是想闡述這麽一個道理:

我對這份工作盡心盡力,因為它是我離婚後,生活的唯一來源。

我把它看得很重,所以願意花費心思和精力,把它做得更好。

6.

我在工作上如此賣力,和我在婚姻上的不幸也有關。我想用忙碌和能幹,來彌補內心的孤獨和傷口。

但由於我不拉幫結派,隻按規章辦事,隻聽從老板的調遣和指揮,無意中卻得罪了其他人。

雖然,這個矛盾,早在兩年前就有,但伴隨我業績和人緣越來越好,它就變得越顯現。

2019年,公司開發了新產品,拓展了新業務,為打開市場,老板曾帶我,還有另外一個董事,多次出差。

但都是為公事,我對比我大9歲的老板,懷著敬重之心。

何況,我在職場20年,深知上下級邊界,更知道要想保住工作,必須先守住大腦。

雖然,見完客戶後,我們也遊山玩水,也聊瑣事家常,但依然是上下級關係。

何況,我始終對表麵儒雅可親、實則獨斷專行的老板,心懷戒備。所以,離婚這種私人化的事情,我提都沒有和老板提過。

但就在2019年12月,我從內蒙出差回來,剛進家門,就接到了老板娘的通牒。

一年掙1000萬,卻被老板娘開除:“誰讓你是離婚女人。”

7.

在我接到老板娘威脅短信的一個星期前,我先接到公司董秘的消息,說老板娘點名,要2020年的元旦晚會,讓她主持。

“我不會主持啊,往年都是你主持,員工和客戶都說好,今年為啥不讓你主持了呢?”

董秘問我。

我當時在出差,想著不就一台晚會,誰主持都一樣,也沒放心上。

我從內蒙回來的當天晚上,就接到了老板娘的短信:

“這半年,不斷有人給我打電話,說你離婚後,和我老公關係不正常,而且你對他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這件事兒既然被我知道了,你就沒有必要再在公司做下去了。為了大家都好看,我希望你這周自動離職。”

說實話,看到這條短信時,我是懵的:

第一,我沒有老板娘的電話,所以無法確認她就是老板娘。

第二,我離婚的事兒,沒有對公司的任何人說過,老板娘是怎麽知道的?

第三,我對老板從來沒有非分之想,是誰要這樣栽贓陷害我?

疑惑之下,我也向老板娘提出了三個要求。

8.

我對老板娘說:

第一,請添加我的微信,讓我確認你就是老板娘。

第二,是誰告訴你,我和老板關係不正常,有什麽證據,我想當麵對質。

第三,就算離職,我也必須幹到春節前最後一天,而公司必須給我公平合法的補償。

這無疑惹惱了老板娘,她非常跋扈地說,我沒有必要知道告密的人是誰,她也不會相信自己的老公會喜歡我這種女人,公司是她家的,她想讓哪個下屬走,哪個下屬就必須得走。

說實話,這種羞辱,讓我憤怒。但懾於她是老板娘,我強忍著,也沒有發作。

說完這些後,她又軟硬兼施地發來好幾條信息:

“我們都是女人,麻煩你換位思考一下,你遇到這樣的事兒不作嘔嗎?我已經快崩潰了,請你不要再和我的丈夫共事了。我一天也不想在公司看見你。”

那一晚,握著手機,我整個人都是冰的。

這個女人確定是老板娘無疑,但是,她緣何置我於死地?我是個離婚女人,我就有罪嗎?

又或者,離婚女人,不過是有人鏟除異己的借口罷了。

一年掙1000萬,卻被老板娘開除:“誰讓你是離婚女人。”

9.

我知道,這件事不能矛盾擴大化。但是,這件事兒,不能就這麽算了。

我進入職場20年,曆經種種不得已的苦衷和辛酸,但隻有一點是最驕傲的,那就是從來不出售自己,從來不以性別交易,從來不破壞別人家庭當第三者。

我一夜無眠。

第二天醒來,我決定和老板說這件事。

這場誤會,就是我、老板娘和老板的誤會。誤會解開了,把話說透了,不就沒事了。

後來我才知道,我想的太簡單了。

那天恰好是周六,所以我一直等到上午10點,才給老板發短信:“不知這兩天您何時有空,有件事想當麵和您說說。”

結果,一直到周日的下午,我才在度日如年中,等到老板的短信:“周一上午開完會,你來我辦公室。”

這個短信如此姍姍來遲,讓我隱隱約約地覺得,真相並非我的想象。

10.

周一上午,公司開董事會,我的名字從董事中除掉。

當時除了我,還有另外一個人,老板給的理由是:

2020年公司要開分公司,我們要被派到分公司任職,分公司的管理人員和母公司不能重疊,我們不要多想。

那一刻,我已知道,老板娘給我發短信的事兒,老板早已了然於心。

我去老板辦公室,把老板娘發給我的短信,拿給他。結果,他看都沒看,抬起頭對我說:“不行,幹到春節,你就走吧。”

然後,他說,2019年7月份開始,就有人給老板娘打電話,說我離婚後,有攀高枝的嫌疑。下半年,我們每次一起出差,就有人給老板娘打電話。

“你說,這電話是不是你丈夫,或者你女兒打的?”老板竟然這麽問。

我前夫早已離開,我女兒天天住校,誰會給老板娘打電話。

老板這樣發問,不過是明知故問,賊喊捉賊。

“她跟了我20多年了,是個極其沒有安全感的人。委屈你了。”老板說完這些,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

我卻在疑惑中,出離憤怒:

他妻子缺乏安全感,所以離婚的我,就活該被懷疑嗎?

有人給老板娘舉報我是小三,我就該當接盤俠嗎?

事情沒有搞清楚之前,我就必須丟掉辛苦打拚的工作嗎?

那一刹那,我突然明白,自己信任追隨的老板,和老板娘不過一丘之貉。

他最清楚我們之間的關係,但為了自保,他寧肯犧牲我。

又或者,隻有犧牲我,他才能在公司的爭鬥裏,不再被動。

一年掙1000萬,卻被老板娘開除:“誰讓你是離婚女人。”

11.

讓我覺得自己特別不爭氣的是,就在我從老板辦公室裏走出來,清楚自己將離職的那一刻,心裏想的,還是工作:

年底的工作怎麽收尾,沒有到賬的尾款怎麽追回,怎麽給部門的手下爭取更多的獎金和福利……

是的,我對工作的不舍,遠遠大於我的冤屈。這讓我在惱怒中,覺得自己軟弱。

如果不是對工作太上心,太專注,太投入,我又如何走到今天?我總是一次次掏出真心,錯付於人。

回到辦公室裏,我的心在流血,但表麵還是裝得沒事人一樣。

這才是我最大的問題吧:

從婚姻到工作,從被出軌到被辭退,我一直都是奉獻的那一個,假裝大度的那一個,看似無所謂的那一個。

又有誰知道,我才是最委屈的那一個。

這些年,我一直認為,長情和忠誠,是優秀的品質。但這一刻,我不太確定。

很少人願意給你時間,去解讀你的靈魂。

很多人都隻想著眼前的那點利益,並用自我的陰暗,揣度你。

12.

按照和老板的協商,我幹到2020年1月下旬,把各項工作交接好,然後離職。公司按照勞動法,給了我補償金。

公司和我簽了競業協議,每月支付我3000元競業補償,按照慣例,一般支付半年,到我找到工作穩定下來。

那時,女兒放了寒假。有個周末的晚上,我心情敗壞,幾近絕望,就和她說了這件事。

“我和你爸爸沒有走到最後,是他覺得我不夠溫柔。但我又要養家,又要賺錢,又要照顧老家你生病的外公外婆,我無法分身再去迎合他,當一個完美的妻子。

所以,他最後愛上了別人。

我拿著月薪兩萬的工資,和手下一幫人拚死拚活,每年給公司創造上千萬的利潤,卻被公司辭退,隻因老板娘偏聽偏信,說我一個離婚女人,和老板關係不正常。

我明明是清白的那一個,最後卻成了走了的那個人。”

說著說著,我在16歲的女兒麵前,生平第一次,失聲痛哭。

已經一米七的女孩,把我攬在懷裏,不停摩挲著我的後背說:

“媽媽,謝謝你。謝謝你離開爸爸,但沒有放棄我。謝謝你離開公司,受到委屈,也告訴我。

媽媽,我相信你,永遠永遠相信你。因為,你是世上最負責最偉大的媽媽。”

長情和忠誠是優秀的品質嗎?

是的。

因為,心底明亮的孩子洞穿一切,並將它們視若珍寶。

一年掙1000萬,卻被老板娘開除:“誰讓你是離婚女人。”

13.

2020年1月19日,公司所有人都去星級酒店開年會,我悄悄搬著自己的東西,離開了公司。

沒有告訴任何人,沒有驚動任何人。

職場如戰場,人們在乎的,更多的是利益和勝負。

我離職的第二天,疫情爆發,鍾南山院士發出人傳人的預警,全國陷入白色恐慌。

我是個閑不住的人,在物資最匱乏的2月初,通過自己的朋友圈,和原來的商業夥伴、大學同學一起,從國外給武漢募捐了10萬元的醫療物資。

在這個過程中,我結識了一個上市公司的高管,她聽說我有著10多年的銷售經驗,又剛剛離職了,就極力向她的老板推薦我。

這個4月,我入職新公司,進入試用期。

原來的老同事給我發微信,說原公司現在情況非常糟糕,因為疫情的全球蔓延,出口業務幾乎停滯,老板和老板娘很是著急。

我沒有幸災樂禍。

無論管理者有過怎樣的過錯,手下的員工都是災荒之下的謀生人。

我希望每個謀生的人,都被善待,都有活路,都能善終。

今後,我大概率還是會做一個長情又忠誠的人。

這一路走來,我結婚又離婚,跳槽又離職,但跌落最低穀時,總能遇見貴人。

我想,這貴人,是屬性相同的別人,也是長情忠誠的自己。

是的。

這個大大世界裏,我們最後的貴人,都是如沙粒般備受摧殘,又如大海般堅韌柔軟的我們自己。

我是娜姐,周四娜姐故事,寫給每個像大地一樣慈悲的女人。

今天的故事,來自讀者傾訴,經當事人授權發表,故采用第一人稱。

感謝閱讀,歡迎點個“在看”,並轉發給更多人看。

——結束,是另一種開始——

閑時花開:作者劉娜,80後老女孩,心理谘詢師,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更多關於"她一年掙1000萬元,但被店主的妻子解雇了:“誰讓你是一個離婚的女人?”"信息,請多多關注哦!

本文信息參考自:中國人事考試網

二維碼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