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 重慶118考試網(book-chase.com)

重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網 | 重慶事業單位招聘 | 重慶企業招聘
重慶118網

我所經歷的的四次裁員經歷

時間:2020-05-09 10:28 來源: 重慶118百科知識網 網址: www.book-chase.com 編輯:小多

本文英文原文刊登於墨騰英文TLD - 作者張嫊卿是墨騰在新加坡的同事。Yusuf翻譯。

全球新冠疫情帶來的使得那些沒有充足現金儲備或仍處於增長期的科技和互聯網公司被迫削減各項開支,當然其中旅遊、餐飲等業等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行業,形勢則更加嚴峻。

Airbnb,Uber,Tripadsvisor,Bird –裁員公司的名單還在不斷增加中,以至於有一群誌願者做了一個裁員信息平台和數據庫layoffs.fyi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回到亞洲,從中東、印度到東南亞,包括Careem、OYO、Zilingo、Klook、Traveloka、Oriente等一眾明星公司都紛紛裁員。當然還有許多其他公司的裁員消息沒有被報道。

裁員的處理方式有所不同,當東南亞準獨角獸Zilingo 5%的員工還在抱怨公司裁員沒有事先通知時,對比在美國被滑板車公司Bird用兩分鍾錄音通知被裁的400人,他們已經相當幸運了。疫情把Tripadsvisor和Airbnb等旅遊相關公司的業務幾乎清零。但這些公司仍然坐擁充分的現金儲備,可以讓他們以更加人性化的方式來對待被裁的員工。而諸如GetYourGuide這樣零裁員的公司的員工一定很慶幸他們的公司在歐洲,得到了政府的援助。

DIY裁員

我並不想根據一些新聞標題來判斷孰對孰錯,在這裏,我隻想分享一些參與裁員執行的個人經曆……

第一次發生在大約五年前,當時我在新加坡管理一個互聯網公司的一支線下運營團隊。當時因為種種原因公司都處在非常艱難的時期,別無選擇,隻能裁員以緩解現金流。

說實話,當時我們的管理團隊誰也沒有執行裁員的經驗–而且我們也沒有能力聘請如電影「在雲端」(Up in the Air)中喬治·克魯尼飾演角色這樣的專業裁員顧問來執行。所以就像A輪創業公司中的所有事情一樣,您隻能DIY。

大家坐下來,一起看最後的人力成本目標(一個冷冰冰的數字)和員工清單。我必須承認,無論您在老板,直接下屬和投資者麵前裝作多麽淡定、堅強,這項工作都容易。

因為你認識每一個人,知道他們都滿懷激情,曾與你一起經曆了公司的風風雨雨,你們一起出去吃午餐互相傾訴,一起在公司聚會上不醉不歡。

我想這就是大公司選擇外部顧問來處理裁員的原因-他們對這些員工素不相識,所以可以在理論上更好地執行裁員。但是人總會有共鳴的- 你如果把「在雲端」看完了之後就會理解喬治·克魯尼了。

我還認為,這種感覺最近關於歐洲有些國家的醫生因為呼吸機不夠要決定病人誰生誰死麵對的壓力是類似的(當然在情緒負擔和責任的程度上有很大不同)。

之後我們花了三個小時來整理裁員名單,那三個小時感覺就像是內心掙紮了幾個世紀一般。在此之後我們都感到身心疲憊。但是,更艱巨的任務擺在麵前 - 與直接被裁的同事和會留下的同事進行溝通。要知道,留下來的人也會受到很大的心理衝擊。

於是事情按正常的計劃進行著,開全體會,然後個人麵談。即使隻有25人受到影響,我們也花費了一整天的時間。有些人黯然流淚了,有些人對我們憤憤不平–我不得不假裝我對所有這些都保持鎮定。我相信其他執行個人麵談的同事也有同樣的想法。

第二次會變得更容易麽?

不幸的是,在初創企業中,風險的性質決定了那次不是我最後一次執行裁員。自那以來,我已經做了三次,最近一次是在2019年9月。

我想對於大公司來說也是一樣的-隻是他們做得沒有那麽頻繁。

有幾次裁員是在新加坡以外的其他國家進行的。我們得飛過去,花幾天時間與當地管理層和團隊合作以完成整個過程。

我可以在情感上告訴您–做得越多,事情不會變得越容易。您隻會變得更擅長、執行起來更高效、處理潛在問題更有信心,並且事後不會因此而酒醉而歸。

在2019年9月舉行的那次裁員會議的中,同事們開始哀聲歎氣,兩位女孩甚至哭了起來。

在那個瞬間–我轉身看著站在我旁邊的主管,我知道他也在努力抑製自己的情緒,坦白地說,他無法讓自己向所有人知道這一點對他來說也很難。

我之後與受影響還有沒有受影響的同事們進行一對一的麵談,討論減薪、遣散費以及傾聽他們的訴求。好幾次我都瀕臨崩潰–看著他們哭泣,有些甚至對我大發脾氣。而在這之前大家都是和睦相處的好同事 - 雖然有時會在工作上爭執,但下了班總能一起出去輕鬆喝一杯。

我非常努力地控製自己的情緒,因為我知道我現在的角色不一樣,必須保持鎮定和專業,才能贏得他們的尊重和信任。我們將在這個艱難的時期會盡量幫助他們 - 當然,不可能做到假裝剛剛的事情沒有發生。最難的部分是,您無法保證本輪裁員後情況會變得更好,因為之後情況的發展很有可能超出我們的控製範圍,不然留下來的大家多努力。

同事、校友、朋友

五年前被我解雇的一些前同事至今仍然是我的好朋友。我們甚至每半年左右會有一次聚會,談論過去,互相說說彼此的近況,並互相給予一些建議。

我想,這對每個人和我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知道我們在一起的那段經驗很珍貴。並且,那段經曆之後,每個人都比之前的他們過得更好。

在我的最後一次裁員中,我們大家一起吃了一頓散夥飯、大家在吃飯時不停地合影。整個下午我們都在辦公室裏度過。有位年輕男同事拿起吉他,大家開始哼唱歌曲–給那些留下來的人和離去的人。

在這裏,我隻想告訴大家-麵對裁員感到焦慮是很正常的事,但千萬不要讓自己陷入自我封閉。你將意識到這僅僅隻是工作生涯中的一個階段,也是一個挑戰,並且很快就會結束。裁員是很痛苦的,但是它一旦過去,你會發現會你能從這些經曆中受益匪淺。

最後,祝大家一切順利,我們終將一起共度難關!

我所經曆的的四次裁員經曆

墨騰創投總部位於新加坡,在印尼、中國、阿聯酋均設有常駐團隊,並在東南亞、印度、中東、拉美等新興市場擁有強大的在地資源。墨騰長期關注海外高速發展市場,利用在地資源、執行經驗和團隊孵化自有、合資或合作項目,同時製定方案協助海外市場探索者和投資者決策與落地。



更多關於"我所經歷的的四次裁員經歷"信息,請多多關注哦!

本文信息參考自:中國人事考試網

二維碼
意見反饋